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海南凯发娱乐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统一后,解决这类沿海群众的生计问题,才是真正的头等大事_风闻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1-11-01
html模版统一后,解决这类沿海群众的生计问题,才是真正的头等大事_风闻

【本文来自《国台办副主任刘军川:统一后,台湾财政收入尽可用于改善民生》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说点严肃的。统一后,如何解决依靠两岸之间的毛细血管业态和民间小额经济实现就业,解决靠这种经济业态吃饭的沿海群众的生计问题,才是真正的头等大事。

所谓毛细血管业态和民间小额经济,指的是福建,浙江,广东沿海地区居民利用地利和人文之便,利用政策较为宽松的大环境,利用两地之间的经济环境的差异,与金门,澎湖,甚至台湾本岛形成的跨地域经济形式,此类经济的门类涵盖面极广,例如零售批发、交通旅游、农林水产、货币投机、小型制造业甚至还有小额走私。

此类经济业态花样繁多,门类丰富,坦率说有些也处于法律灰色地带(比如小额走私),从宏观层面来看经济规模也不算太大,但有一点至关重要??此类业态吸纳了大量就业人口,是很多福建沿海居民吃饭的把式。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是什么八面玲珑,资源丰富,渠道广泛的豪商巨贾,也不是什么手眼通天的权贵,更不是什么两岸政策的百万漕工,而是有一点商业头脑的社会公众,比如批发金门高粱酒的小商贩,银行门口卖外汇的大妈,接待对岸游客的旅游中巴司机,倒卖水产的菜贩子,他们是如同你我一样的普罗大众,只是利用两地政策和经济环境的差异做一点小买卖。

要注意,由于台湾在近代以来一波三折的政治环境变迁,此类行业的历史已经非常悠久了,早在当年日据时期就有在两地搞走私贸易的小商贩,新中国成立后,两岸的武装对峙一度让此类业态断绝,在80年代两岸关系渐趋缓和之后又再度出现,1993年,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和海关总署联合出台了《对台湾地区小额贸易的管理办法》,正式给此类行业上了户口,让从事此类行业的民众从东躲西藏处于法律灰色地带变成能够公开进行的正经营生。

1996年台海危机后此类行业又再度沉寂,随后又逐渐复苏,2000年,福建浙江部分银行曾经针对此类行业推出过专项小额融资借贷业务,以解决从事此类行业的民众的金融服务需求,2007年,商务部和海关总署联合出台了《关于在部分对台小额贸易点试行更开放管理措施的通知》,把包括泉州南安石井,福建马尾,浙江舟山等11个对台小额贸易试点口岸的金额和船舶吨位做了明确规定。

全国共有福建广东浙江这三个省份批准设立口岸开通对台小额贸易业务,以福建为主,福建省共批准设立29个对台小额贸易监管口岸,数量多且较为分散,其中厦门关区有15个,福州关区有14个,另外还有厦门大嶝和平潭2个对台小额商品交易市场。厦门关区实际运作的对台小额贸易监管口岸共10个,其中泉州5个(南安石井口岸、晋江围头口岸、晋江深沪口岸、石狮石湖口岸、泉州后诸口岸)、厦门1个(厦门同益口岸),漳州4个(东山铜陵口岸、诏安田厝口岸、云霄礁美口岸、漳州一比疆口岸)。

其中,南安石井、晋江深沪、东山铜陵和厦门同益等4个口岸是厦门关区内试行更开放管理措施的对台小额贸易口岸。另外,厦门关区共注册对台小额贸易经营单位有21家,其中泉州17家、东山3家、漳州1家,收货单位有25家。

在对台小额贸易中,福建省占全国比重50?70%左右,厦门关区占福建省比重达60?70%。据厦门海关统计数据,2014年以前厦门关区对台小额贸易一直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其中,2011年对台小额贸易量为人民币10.49亿元,2012年为人民币12.08亿元,同比增长15.1%,2013年为人民币14亿元,同比增长16.21%,2014年为人民币15.95亿元,同比增长14.66%。由于对台小额贸易走私出现常态化的趋势,2015年初厦门海关开始整顿治理对台小额贸易,关区内多个监管点暂停进口除食品之外的货物,对台小额贸易量因此出现大幅萎缩,2015年厦门关区对台小额贸易量仅为3.43亿人民币,同比减少78.5%。

2016年,厦门海关又逐步放开泉州石井、晋江围头、石狮石湖等口岸一般货物的对台小额贸易,2016年厦门关区对台小额贸易量为4.43亿人民币,同比上升了29.07%。

这还是登记报备有据可查的相对“大宗”的业务了,还有大量无据可查的小行业,比如那些在银行门口戴个草帽,挎个包,坐在小板凳上卖外汇的大妈,甚至还有那些贼头贼脑卖台版轻小说和动漫周边的书店老板,行业规模不大,从业人员不少。

两岸三通后,此类行业的相关管制也逐步放开,政策环境越来越宽松,当然与之伴生的非法活动也层出不穷,比如永远春风吹又生的小额走私和倒卖海鲜。

不论我们喜不喜欢,此类行业已经成了福建沿海地区民众生计的重要来源,这类生计事实上建立在两岸并非统一市场,政策有差异且市场有需求的特殊环境中,统一后,两岸市场统一,这一特殊环境的消失是可预见的。

统一后台湾人怎么样我不感兴趣,那些有资源有渠道的豪商巨贾怎么样我也不在乎,但这些福建沿海地区从事小规模经济,且数量庞大的基层民众必须要有所照顾,特别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两岸差异这一经济大环境消失后,怎么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这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

 

相关的主题文章: